欢迎进入生态河北官网!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项目

大咖齐聚高峰论坛 共议文旅创作与特色乡村建设

发布时间:2017-11-15     来源:中国舞台美术学会

2017年11月11日,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中的第三个论坛——文旅创作与特色乡村建设高峰论坛在隆里草堂成功举办。文旅创新不但为旅游产业的发展寻找到一条新的途径,也是融投资发展的新方向,为旅游市场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因此,文旅创作注重富含文化感知体验成为旅游产业全新业态。为当地带来旅游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同时,获取更多文化附加值。业内专家及艺术家面对现实冷静思辨,在“共识、移觉、融通”中寻找和探究文化旅游的前进动力及方向

 

出席嘉宾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长曹林,名誉会长蔡体良,副会长高广健、周正平、张定豪、车承滨、季乔,音响专业委员会主任韩宏志,中共锦屏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明办副主任龙涛,县史办副主任杨存坚等。


主持人

郑庆华、韩生


演讲嘉宾

李季、严文龙、易立明、周群生、朱桑、熊丽群、衣玮、韩金涛、

 

 

主持人致辞

郑庆华(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秘书长兼河北舞台美术学会会长,国家一级舞台美术设计,国家一级建造师)


 

深秋的植被依然茂盛,隆里草堂焕发浓厚的学术气息。欢迎国家文化旅游产业资深专家、各界精英和艺术家们做客隆里草堂。今天我们一起畅谈如何将文化植入旅游创作,共同探讨艺术与乡村建设如何有机结合。

 

十九大再次重申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当下国家发展旅游定为战略性支柱产业,投资规模不断突破,资本大量涌入这个领域。文化旅游作为一种概念被整合、研究、诠释,在舞美行业频繁亮相,成为最新的风口和热点。“印象”系列、“山水经典系列”等各类实景演出,都是由舞美人来承载的。承载众多艺术家与研究组织的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成为文化、研究领域中不可忽视的创作主体。

 

 

开场致辞

曹林(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长)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是一个民间的公益性、学术性团体,生存和发展全靠在座各位一片热心,大家因有共同的文化情怀走到一起。学会近年倡导“大舞美”观念,就是在搞好剧场中的戏剧创作之外,还要走出剧场,走进大自然进行我们的创作。这确实是一个非常跨界的专题,有非常广泛的专业涵盖面,要打造一个整体链条。

 

当1968年卫星上天、登月计划顺利完成时,记者问阿姆斯特朗在登月计划当中用了哪些高科技,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说:整个工程从发射到登月成功、安全返回地面,全过程没有一项是新发明创造的技术,其最大的成功就是整合了当时几十年以来的所有成功技术,终于把人类送到月球上。

 

所以,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带有这种性质,高度整合现有的各种门类、各种成果,高度融合和集中大家的智慧。今天在座的各位专家来自五湖四海,包括建筑设计家、导演、文学专家、经营专家、管理专家以及舞台美术家。舞台的概念就是搭建一个平台,集中各种元素在相对独立的空间进行展示。

 

今天的会议还有一个重要内容,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在今天成立“文旅创作委员会”(暂定名)。舞美行业有其专业性,不能包打天下,所以邀请各位专家共同探讨,希望融合各个领域内的智慧,共同促进文旅创作的发展。

 

《文化旅游创作研究委员会机制建设》

韩生(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兼上海舞台美术学会会长,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数字演艺集成创新——文化部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大舞美”概念的最早出现与戏剧、舞台并无关系。复旦大学教授顾小林发表文章,他发现戏剧领域革新最快的是舞台美术领域,涵盖面远远超过了方方面面,超过了戏剧,所以提出“大舞美”的概念。

 

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的主题有所变化。第一届是“艺术科技打造古城新传奇”。那时的艺术节要吸引注意力。今年开始出现了“跨越具体的界限,把演出空间带入古城”的内容,看得出,理念在发生变化。

 

未来城镇的竞争是吸引力、魅力的竞争,过去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比GDP,如今开始比生活质量,特别强调挖掘自身的文化内涵。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有专业性和综合性交叉的特点,恰恰解决了这些问题。此外,还有新媒体艺术的传播优势,一年多前,隆里是个陌生的名字,由于新媒体,隆里以及在隆里发生的事情在行业内人人皆知。

 

我们从艺术手段出发,从文化出发,拉动社会的改造。我们承载这样的使命和责任,不仅仅是做了艺术活动,还做了艺术的自我表现。2016年全国旅游业总投资超过1万亿,像隆里这样的镇在全国有上万。我们选择隆里具有典型意义,因为隆里做好了,就意味着全国大批在生态条件,包括资源条件方面相近的地方都可获得借鉴。

 


学会决定成立文旅创作委员会,是因为很需要这方面的内容,该委员会强调文化引领、科技支撑、效益实现、民生改善,面向全国各地的旅游项目,与学会其他专业委员会有效协作,为艺术家、企业、政府提供项目研讨、创作指导、行业指导。行业需要有一个艺术标准、管理标准,有一个导向。学会的规定将发挥权威作用,至少发挥一个影响作用。

 

委员会成立有几个原则:


一、非领导机构,为工作服务协调组织。

二、重要的事项决策按照学会章程,通过会员大会、会长会议商议。

三、任何会员均可提出并主持项目工作计划建议,经程序确定后委员会给予支持。

 

 

《当前文旅及特色小镇开发运营系统解决方案》

李季(清华大学文产规划设计院院长,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哲学博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创意经济》学术主编,中国策划协会副会长,中国文化创意产业龙腾奖评委)

 


 

现在文旅特色小镇的商业模式、运营模式、产业导入到底进入到什么层面?现在出现文旅和乡村、特色小镇融合的模式,包括戏剧小镇、魔术小镇、杂技小镇、音乐小镇、新媒体小镇。我们下一步的田园综合体建设更是和文旅产业融合直接放在一起。

 

首先文旅特色小镇的整体规划落实,对规划、设计界提出非常高的要求,要求设计既懂产业、运营、空间,而且创新也很重要。规划者要从空间的角度来做,学建筑要从建筑城市的角度来做,所有的项目涵盖了外部环境、内部环境、公共服务配套等这些内容,其实涵盖了18个子课题。鼓励文化自信,鼓励特色小镇和文旅项目的产城融合模式,乃至现在在乡村建设面临大量的集体建设用地如何管控,整体盈利模式等,这些都是规划落地时面临的核心问题。

 

文旅特色小镇如果没有系统集成的概念,项目落不了地,我们率先提出来“八位一体”,八位一体贯穿了从规划到建设,到整个投资、产业、运营。从小镇的顶层设计,产业选择,功能区的不聚合产业,开发性金融平台的搭建,优势产业的导入,再到平台搭建,专业团队的把控和培训。

 

我们处在最好的时代,改变学习力打造独特的商业模式,未来一定是一个最优秀的大企业。但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未来3年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倒下的都是不改变商业模式的企业。未来20年还有3亿人进城,中国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

 

《深入挖掘当地文化资源,构建独特的观演关系》

易立明(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创作研究部副部长,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级舞美设计,知名导演,国家舞美艺术家,美国林肯中心艺术节常任舞美设计,法国巴黎艺术节客座舞美设计)

我参与实践过的文旅创作从早期民俗表演+大尺度的自然空间展现为主要表现手段,以消费地区特色文化为主要商业手段的模式,向深入挖掘地区历史文化特色,结合地区独特的地理环境做出创新的观演关系和富有独创性的观演空间转化。

 

以我做过的六个案例进行分析说明:

1、2004年《印象·刘三姐》是当地少数民族舞蹈+独特的自然山水为主要表现手段的文旅创作。

 

2、2006年《禅宗·少林》是传统文化(禅宗、武术)+自然地理环境为创作手段的文旅创作。两者的观演关系仍然是传统的一面舞台式。

 

3、2009年在无锡灵山梵宫《觉悟之路》已经将观演环境设计成直径60米,高度43米穹顶,270度旋转观众席的环形舞台表演空间。我作为创意策划,导演,剧场设计介入,由于不受气候环境的影响,成为目前国内演出场次最多的演出之一。

 

4、2015年受故宫和北京歌华集团委约策划设计的城市综合体项目是将文化体验和休闲旅游于一体的大型文化综合体。在这个项目中我以“收藏故宫”的概念为主要创意。

 

5、2017年在南京牛首山佛顶宫《如莲·佛颂》,构建独特的观演空间,观众亲眼目睹直径40米的一朵莲花从水雾中升起,莲花开放围合成一个直径40米的环形剧场,随之进入莲花空间献花礼佛,同时在庄严优美的《心经》歌声中欣赏莲花叶瓣内壁上多媒体像素灯以敦煌礼佛图为素材创作的多媒体展示,整个项目很好地发挥了创意舞台机械和多媒体艺术的应用。

 

6、目前正在为攀枝花城新区进行整体创意规划:规划中将设计一个由七个分别可以独立使用又能组合成为一个大剧院的魔幻表演艺术中心,同时配套五座艺术设计酒店组成新区文化中心。文化支点则是在深入研究当地历史文化(山海经)和城市战略“康养+”的概念基础上创立“当代身体艺术节”以此全面推动攀枝花的文化旅游。

 

 


深入研究挖掘当地的文化资源,构建独特的观演关系是文旅创作者最具挑战和最有价值的工作。具体如下:


1、在深刻理解当地历史文化的基础上凝练出高度浓缩而又具有深刻内涵和创新表现的表演艺术。

2、在充分分析当地环境资源的基础上构建对环境友好又独一无二的观演空间设计。

 

《文旅演艺案例——创意超越想象》

严文龙(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舞美设计,国家舞台美术家,大型实景演出导演,文化部优秀专家,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文艺工作委员会专家)



我是一个非常具体的实践者,没有像李季老师那么宏大的理论。以自身经验旅游演出各种各样的情况,说说我的体会。

 

一、震撼的视觉。视觉方面首当其冲要追求震撼,这是舞台美术在旅游演出市场中一直都很有魅力的原因,因为它解决的是视觉问题。

 

二、旅游演出一定有情节、有故事。尤其在中国,不要认为只是唱唱歌跳跳舞,观众就会觉得好。这是我十来年做的几个演出中比较深的体会。后来我们渐渐做到全剧无尿点,让观众真的进到剧场,在一个多小时里面,不愿离场,原因很简单:有情节、有悬念。

 

三、饱满的情感。旅游观众也是人,最需要的是情感的感动。观众一开始去的时候,觉得是去玩,带着瓜子和花生,但是当演出真正开始,他进入情境后会被演出震撼,忘了自己是在娱乐,甚至真的被打动、流泪。中国人在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之后,在各种晚会、娱乐后,现在不太习惯感动,在公众环境被感动都要掩饰起来。不要把旅游演出理解成载歌载舞,也不要理解为只有视觉效果就好。

 

四、要有深刻的思想启迪。我几乎在每个演出里面,尽量做到思想和情感合二为一,在某一个点上通过累积,最终达到爆发,这个演出会非常地生动、感人。

 

例举《嫦娥》,《法门往事》,拉萨《文成公主》,湖北襄阳《草庐诸葛亮》,三亚《田野狂欢》,湖南《桃花源记》等一系列项目案例,详细分享了行业的成功及失败的宝贵经验。

 

旅游演出在全国蜂拥而上,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实景演出乱象丛生,有好有坏,总的来说肯定是好的。与别的产业类比,电影投资多不多,也有成有败,中国电影真正赚钱就几部,绝大部分还是赔钱的,为什么电影产业发展这么多年,还有人不断往里面投。这个产业没有死去,旅游演出就是一个演出,不要把旅游演出跟剧场里面的专业化演出看成两件事情,我看成一件事,只不过它是放在风景区里面,旅游观众与传统意义上的剧场观众没有什么区别。

 

《创意是演艺艺术的最佳表达》

周群生(国家一级编导,中国最具创意实力派导演,深圳水木清画文化旅游创意设计公司创始人、董事长)

 


严格意义上讲,我是从事旅游文化第一人,我从1992年参加上海环球乐园的筹建工作,包括筹建环球乐园的演艺和各个小景区的演艺、剧场的演艺等等。在匈牙利开创了一台大型的演艺,就是《世界大游行》,我跟舞台机械最早的接触,是做了一个地球舞台,每天上演一台精彩的大型的狂欢式晚会,每晚游客量达到两万多,曾轰动一时。

 

从2012年,我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就是“千回”系列。2013年制作了《千回大宋》,2015年又在新疆大剧院做了《千回西域》。

 

我一直走在旅游演艺当中,和传统演艺确实不一样。有的编剧会失败,因为编剧的想象空间和做旅游演艺完全是两个概念,六度空间的结合怎么去应用,编剧方面光考虑故事情节和人物,没有考虑整个的结构。

 

与大家分享一下设计新疆大剧院的创作理念。一定要把握整体地域定位,以金色的冰山雪莲为主,代表新疆各个地方的特点。以新疆《千回西域》和河南开封小宋城《千回大宋》为案例,详细分享了创作过程与呈现效果的各种经验和细节。


 

《文化科技融合驱动的旅游产业创新》

朱桑(利亚德集团董事、副总裁,文化事业部总经理) 

在第二场高峰论坛的演讲中涉及到文化旅游的发展和文化科技融合,核心点就是文化消费新业态。以平塘的天文小镇为例,平塘有一个天眼,当时投入12亿,建好后在试营业期间就达到400万人,收入达到40亿。

 

今天与大家分享文化科技融合驱动的旅游产业创新。人民生活水平日益增长,对文化旅游的需要也日益剧增。李季教授的一篇文章在去年年底的朋友圈刷屏,讲到文化产业+旅游产业达到15万亿。大家所关注的特色小镇建设,都是属于文化产业的范畴。

 

文化产业的瓶颈,在于文化产业项目融资困难,资金大,现金流小,靠政府持续补贴;发展文化产业缺乏懂产业运营规律的专业人才;上项目以领导的倡议和推动为准绳;对市场目标客户缺乏研究;还在按照文化事业的存量资源寻找出路的思维模式做产业;规划不能有效的指导产业的实践。

 

在客户需求方面,以文化消费业态的落后现状,有资源没有项目,有项目融不到资,最主要的是没有清晰的营运模式。谈项目不是做工程,往往谈文旅项目,应该谈的是运营模式,还有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只要理清了盈利模式,达到可持续发展,才是优质的项目。

 

 


利亚德的战略是文化科技+金融。具体以文化旅游、城市景观量化、智慧城市、平安城市作为落脚点,携手各级政府攻坚幸福城市,我们通过文旅展演促进城市经济的发展,通过照明板块,如怀柔、厦门、杭州等等的实践,的确大幅度提升了城市的内涵,还有智慧显示打造大数据、可视化平台,创新文化强体验的方式实现国际化布局。服务涵盖的领域非常大,包括教育、体育、文化旅游、娱乐的大空间打造文旅商业综合体、城市管理的可视化平台。

 

金融是一个撬动的杠杆工具,传统的文化旅游建设就是从概念设计,一个创意到规划设计到实施,到技术制作落地,到运营,只是交完钥匙就拉倒了,至于项目运营得怎么样就不关实施者的事情。利亚德的理念是闭环的,从前期到工程设计到交互运营,例如对茅台的控股运营。

 

首先在旅发大会把茅台镇点亮,在赤水河做了声、光、水舞秀,200多米的建筑3D裸眼秀。之后对着茅台集团的西山公园建立了《天酿》的剧场,我们提出了文化科技融合沉浸式的展演创新体验。


 

《文旅产业创新研讨——规划及变现》

衣玮(旅游管理专业硕士,工学学士,北京绿维文旅集团副院长、文化产业分院院长)

 


特色小镇也好,旅游产业也好,探讨的就是双产业、三引擎、三架构。

 

现在中国人到了休闲的时代,旅游产业成为了泛游产业。科技、文化、互联网,形成这样底层的架构。产业链包括驱动的架构和城镇化的架构。双产业的架构有几个方向。

 

一、核心产业

二、区域的发展热点

三、高人气IP

 

特色小镇、旅游产业、文化旅游项目,产业化是非常难的,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是否有自己的特色。隆里的“魂”是什么,怎么从贵州找到自己的特色走出来。旅游的作用是很大的,包括口碑、品牌的影响,本地居民自发维护自己的品牌、历史、文化、IP。

 

旅游的产业特性:

一、预卖产品。还没有到这个地方就听说这个地方,愿意先花钱到这个地方。

二、核心吸引力。直接面向市场终端释放推广,让市场感知。

三、消费搬运。常常说旅游就是从你住厌烦的地方到别人住厌烦的地方,搬运人到这个地方的同时,一路上还会花钱消费。

 

中国的养老旅游方式也进入大的体系和结构。在中国特别明显的还有一个,基本上寒假和暑假就可以看到带着孩子出去玩的业态。还有就是我们的乡村旅游。现在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毕业季,高中、大学毕业,一帮同学一起去玩,这样的业态也会非常多。

 

以绿维的多个落地项目,详细解读——文化找魂、文化梳理、文化提炼、文化重构转化为旅游产品。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方式和方法继续探讨,在感受和体验里面去讲玩法。


 

《旅游演艺的“诱惑”与不得不说的“困惑”》

熊丽群(山地(北京)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什么样的旅游演艺是好的演出?我希望坐下来看演出的时候可以触摸我的感受,或者这个演出和我们有一个共鸣,有一个惊喜,或者能有一点点感动,能有一点点思考。也许一台戏不可能每个元素都有,但总可能某个地方和你发生一点碰撞。不管演出的投资怎么样,不管演员有多少,不管演出的规模有多么宏大,这是我对旅游演艺的理解。

 

我的老师徐小年是非常知名的宏观经济教授,我问他怎么看目前的文化旅游产业大发展,他回答说文化怎么会有产业,娱乐才有产业,文化是没有产业化的。后来我结合老师的回答,和这几年一直在旅游行业中的体会,我自己有一个定义。利用文化的元素,结合一些技术的手段,然后在合适的空间,给每一个人带来一种愉悦的体验。

 

诱惑


旅游演艺是文化最佳的一个结合点,因为文化的影响力很大,地域发展有需求,解决社会效益明显。以自身的经历,分享了如何衡量一个城市核心景区到底有多少真正的干货游客。需要计算如何实现盈亏平衡点,涉及到顶层项目的投资上重资产和轻资产的商业模式的搭建。面对很多诱惑的时候经常要说“不”。作为这个行业的一分子,有时应该停下来,而不是盲目上那么多的项目。实景演出的生命周期到底怎么样,景区未来是不是有真正有价值的业态。因为大型的实景演出投资规模比较大,人数比较多,看似往上扬的时候,实际我们看的时候存在危机。

 

希望在诱惑面前我们保持一种理性、一种冷静,面对每一个产品真正需要什么样的东西,给大家呈现前瞻性的产品,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困惑


重点讲讲我的困惑。这几年接触的都是规模挺大的演出项目,以此为例,很多人只看到成功的,没有看到倒掉的,没有看到苦苦挣扎的。存在几个问题:


一、资本投入很大。

二、经济效益极端分化。

三、经营风险高。

四、同质化,缺少创新。这些年比较多的人海战术,一种声、光、电的演出,我觉得可能要变化了,再炫的东西,年轻人都看过,他不会觉得惊喜。人海战术不仅成本很高,这样的产品怎么迭代。需要减少人,增加科技含量。

五、赢利模式单一。更多的考虑票房经济,比较少考虑衍生品。

六、行业人才匮乏。更多的是运营人才。我自己是前端投资和后端运营,关于景区的运营,懂得精准营销的团队的人才非常少,所以我们自己也在内部孵化、裂变,希望能够提升。市场需求非常多,有IP的团队有IP,但是没有运营,它是思维、路径完全不同的两个团队。

七、资本、资源难以对接,资源价值估值点不一样。

 

这么多的困惑我一度在想,旅游演艺的前景到底有多远,实景演出的前景有多远。现代人的生活方式需要娱乐方式,里面有创意、文化、技术手段的各种结合,可以讲广义上的演艺业态一定是存在的。旅游演艺的核心要素,我认为是精准的商业模式、有效的运营机制、艺术团队、财务营销等,需要多方协同。由于投资方、运营方等存在这种多方协同,又因为建设方有不同的思维,协调的难度较大,协调得越早,沟通得越早,对于项目的后期运营越有帮助。

 

《舞台机械在旅游演艺项目中的创新及应用》

韩金涛(北京北特圣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演艺事业部部长,旅游演艺项目制作人,创意总监)

 

 

我是在幕后做技术的,很少有机会在一个国际论坛的场合跟大家交流、学习。听到很多老师的见解,讲述如何去做旅游演艺,如何创意,还有如何运营。那么我们介绍的是项目如何做、如何落地。

 

旅游演艺的两大特点,一个是以创意为先导。以创意为先导一定是先有创意,先有导演,再有我们。第二个具有创新性。如果是标准剧院,则它是在标准的基础上略有创新,旅游演艺不行,不创新就等于死,就给技术实现带来很大的难度。

 

舞台机械的角色就是一个桥梁,它是服务于以上所有的专业,是创意和工程的纽带。舞台机械本身现在也参与了演出,在旅游演艺中扮演着大舞美的核心角色。首先成为演出创新的重要手段。第二它是演出顺利进行的关键保证,节目精彩不精彩看导演团队,但是顺利不顺利主要是看舞台机械。舞台机械出了问题是大问题。第三个已经形成了系列化的产品和技术。

 

通过国内的一些项目。分享一下七项中国的舞台机械技术现在在旅游使用中达到什么层次,技术上到达了什么层次。

 

舞台机械,我今天就是针对第三个问题,就是它到底有哪些系列化的产品和技术:

 

一、升降装置

二、世博会的阵列球

三、轨道飞行器

四、活动座椅

五、活动屋顶

六、动感雕塑

七、水

 


有两个建议:


一、演出的创意无限,但是舞台机械设备的能力有限,如何去找一个平衡点。希望在最早期的时候,大家一块去创意。如果导演想节约成本,在创意最初期的时候,找一个舞美、一个机械,基本把大的框架定下来,把土建相关的东西定下来,把大的投资情况定下来,这个过程通过沟通,找到平衡点。虽然现在的技术很多很先进了,但是远远跟不上创意。

 

二、呼吁合理的工期。不管钱多钱少,一定要有合理的工期,只有合理的工期才能给大家一份安全。

 

《诗和远方的钥匙》

关午军(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景观设计研究所所长、博士、高级工程师,中国公园协会规划委员会秘书长,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客座讲师)

 


 

社会的主要矛盾转化了,人们对城乡建设的要求,由迅猛、快速、大规模,向绿色、集约、小尺度、温暖等需求转化。

 

西方和东方的田园主义比较不一样,中国可能注重陶渊明式乡村的追随,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对自由的畅想,应对自然的顺应和重塑,“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今年二月份推出了“田园综合体”的概念,其实就是把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包括综合性的开发统筹在一起,这是一个大体量的概念。中国的“城”和“乡”相对是对立的状态,也有可能随着经济的发展,主要矛盾转化了,进一步的城镇化,用某种方法弥合城乡之间的差别,注重用城市因素解决乡村问题。

 

 


诗和远方一直在提,落在我讲的核心的问题,这把钥匙是什么?产业的梳理和整合是一个问题。我是一个建筑师,这把钥匙其实是个精准、精细的规划和设计,甚至是一个很小、很细微的设计,而不是贪大,或者很快速、很有破坏性的所谓的建设,把这件事情做精致很重要。这把通向诗和远方的钥匙就是一个高级的设计,包括我一路到隆里的路上看到大量的各种的建设,有的很难去评价,因为从设计、手法、水平上不是特别的好。

 

究竟是相见恨晚,还是乡建恨早?

 

既然方向对了,不要怕走得慢。我是怕走得太快。因为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可持续,而不是大规模的去用一些还没有特别想清楚的方法、思路去进行所谓的建设,如果对最后一块心灵的栖息地进行建设性的破坏,造成不可逆的方式也是挺灾难的东西。

 

所以,我基于这样的思考,提出了通向诗和远方的钥匙,其实还是以设计为主的根性思维上的一种比较高级的方法。新的时代、新的环境下要懂得如何去珍惜,如何去可持续的研究乡村的问题和土地的问题。

 


 

 


 


 

根据论坛记录整理而成,未经演讲嘉宾本人审阅。


 


整理:赵妍
 

摄影:韩仁杰 

责编:赵妍


 


 

2017年11月11日,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中的第三个论坛——文旅创作与特色乡村建设高峰论坛在隆里草堂成功举办。文旅创新不但为旅游产业的发展寻找到一条新的途径,也是融投资发展的新方向,为旅游市场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因此,文旅创作注重富含文化感知体验成为旅游产业全新业态。为当地带来旅游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同时,获取更多文化附加值。业内专家及艺术家面对现实冷静思辨,在“共识、移觉、融通”中寻找和探究文化旅游的前进动力及方向

 

出席嘉宾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长曹林,名誉会长蔡体良,副会长高广健、周正平、张定豪、车承滨、季乔,音响专业委员会主任韩宏志,中共锦屏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明办副主任龙涛,县史办副主任杨存坚等。


主持人

郑庆华、韩生


演讲嘉宾

李季、严文龙、易立明、周群生、朱桑、熊丽群、衣玮、韩金涛、关午军

 

 

主持人致辞

郑庆华(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秘书长兼河北舞台美术学会会长,国家一级舞台美术设计,国家一级建造师)


 

深秋的植被依然茂盛,隆里草堂焕发浓厚的学术气息。欢迎国家文化旅游产业资深专家、各界精英和艺术家们做客隆里草堂。今天我们一起畅谈如何将文化植入旅游创作,共同探讨艺术与乡村建设如何有机结合。

 

十九大再次重申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当下国家发展旅游定为战略性支柱产业,投资规模不断突破,资本大量涌入这个领域。文化旅游作为一种概念被整合、研究、诠释,在舞美行业频繁亮相,成为最新的风口和热点。“印象”系列、“山水经典系列”等各类实景演出,都是由舞美人来承载的。承载众多艺术家与研究组织的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成为文化、研究领域中不可忽视的创作主体。

 

 

开场致辞

曹林(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长)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是一个民间的公益性、学术性团体,生存和发展全靠在座各位一片热心,大家因有共同的文化情怀走到一起。学会近年倡导“大舞美”观念,就是在搞好剧场中的戏剧创作之外,还要走出剧场,走进大自然进行我们的创作。这确实是一个非常跨界的专题,有非常广泛的专业涵盖面,要打造一个整体链条。

 

当1968年卫星上天、登月计划顺利完成时,记者问阿姆斯特朗在登月计划当中用了哪些高科技,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说:整个工程从发射到登月成功、安全返回地面,全过程没有一项是新发明创造的技术,其最大的成功就是整合了当时几十年以来的所有成功技术,终于把人类送到月球上。

 

所以,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带有这种性质,高度整合现有的各种门类、各种成果,高度融合和集中大家的智慧。今天在座的各位专家来自五湖四海,包括建筑设计家、导演、文学专家、经营专家、管理专家以及舞台美术家。舞台的概念就是搭建一个平台,集中各种元素在相对独立的空间进行展示。

 

今天的会议还有一个重要内容,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在今天成立“文旅创作委员会”(暂定名)。舞美行业有其专业性,不能包打天下,所以邀请各位专家共同探讨,希望融合各个领域内的智慧,共同促进文旅创作的发展。

 

《文化旅游创作研究委员会机制建设》

韩生(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兼上海舞台美术学会会长,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数字演艺集成创新——文化部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大舞美”概念的最早出现与戏剧、舞台并无关系。复旦大学教授顾小林发表文章,他发现戏剧领域革新最快的是舞台美术领域,涵盖面远远超过了方方面面,超过了戏剧,所以提出“大舞美”的概念。

 

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的主题有所变化。第一届是“艺术科技打造古城新传奇”。那时的艺术节要吸引注意力。今年开始出现了“跨越具体的界限,把演出空间带入古城”的内容,看得出,理念在发生变化。

 

未来城镇的竞争是吸引力、魅力的竞争,过去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比GDP,如今开始比生活质量,特别强调挖掘自身的文化内涵。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有专业性和综合性交叉的特点,恰恰解决了这些问题。此外,还有新媒体艺术的传播优势,一年多前,隆里是个陌生的名字,由于新媒体,隆里以及在隆里发生的事情在行业内人人皆知。

 

我们从艺术手段出发,从文化出发,拉动社会的改造。我们承载这样的使命和责任,不仅仅是做了艺术活动,还做了艺术的自我表现。2016年全国旅游业总投资超过1万亿,像隆里这样的镇在全国有上万。我们选择隆里具有典型意义,因为隆里做好了,就意味着全国大批在生态条件,包括资源条件方面相近的地方都可获得借鉴。

 

 


学会决定成立文旅创作委员会,是因为很需要这方面的内容,该委员会强调文化引领、科技支撑、效益实现、民生改善,面向全国各地的旅游项目,与学会其他专业委员会有效协作,为艺术家、企业、政府提供项目研讨、创作指导、行业指导。行业需要有一个艺术标准、管理标准,有一个导向。学会的规定将发挥权威作用,至少发挥一个影响作用。

 

委员会成立有几个原则:


一、非领导机构,为工作服务协调组织。

二、重要的事项决策按照学会章程,通过会员大会、会长会议商议。

三、任何会员均可提出并主持项目工作计划建议,经程序确定后委员会给予支持。

 

 

 

《当前文旅及特色小镇开发运营系统解决方案》

李季(清华大学文产规划设计院院长,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哲学博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创意经济》学术主编,中国策划协会副会长,中国文化创意产业龙腾奖评委)

 


 

现在文旅特色小镇的商业模式、运营模式、产业导入到底进入到什么层面?现在出现文旅和乡村、特色小镇融合的模式,包括戏剧小镇、魔术小镇、杂技小镇、音乐小镇、新媒体小镇。我们下一步的田园综合体建设更是和文旅产业融合直接放在一起。

 

首先文旅特色小镇的整体规划落实,对规划、设计界提出非常高的要求,要求设计既懂产业、运营、空间,而且创新也很重要。规划者要从空间的角度来做,学建筑要从建筑城市的角度来做,所有的项目涵盖了外部环境、内部环境、公共服务配套等这些内容,其实涵盖了18个子课题。鼓励文化自信,鼓励特色小镇和文旅项目的产城融合模式,乃至现在在乡村建设面临大量的集体建设用地如何管控,整体盈利模式等,这些都是规划落地时面临的核心问题。

 

 


文旅特色小镇如果没有系统集成的概念,项目落不了地,我们率先提出来“八位一体”,八位一体贯穿了从规划到建设,到整个投资、产业、运营。从小镇的顶层设计,产业选择,功能区的不聚合产业,开发性金融平台的搭建,优势产业的导入,再到平台搭建,专业团队的把控和培训。

 

我们处在最好的时代,改变学习力打造独特的商业模式,未来一定是一个最优秀的大企业。但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未来3年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倒下的都是不改变商业模式的企业。未来20年还有3亿人进城,中国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

 

《深入挖掘当地文化资源,构建独特的观演关系》

易立明(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创作研究部副部长,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级舞美设计,知名导演,国家舞美艺术家,美国林肯中心艺术节常任舞美设计,法国巴黎艺术节客座舞美设计)

我参与实践过的文旅创作从早期民俗表演+大尺度的自然空间展现为主要表现手段,以消费地区特色文化为主要商业手段的模式,向深入挖掘地区历史文化特色,结合地区独特的地理环境做出创新的观演关系和富有独创性的观演空间转化。

 

以我做过的六个案例进行分析说明:

1、2004年《印象·刘三姐》是当地少数民族舞蹈+独特的自然山水为主要表现手段的文旅创作。

 

2、2006年《禅宗·少林》是传统文化(禅宗、武术)+自然地理环境为创作手段的文旅创作。两者的观演关系仍然是传统的一面舞台式。

 

3、2009年在无锡灵山梵宫《觉悟之路》已经将观演环境设计成直径60米,高度43米穹顶,270度旋转观众席的环形舞台表演空间。我作为创意策划,导演,剧场设计介入,由于不受气候环境的影响,成为目前国内演出场次最多的演出之一。

 

4、2015年受故宫和北京歌华集团委约策划设计的城市综合体项目是将文化体验和休闲旅游于一体的大型文化综合体。在这个项目中我以“收藏故宫”的概念为主要创意。

 

5、2017年在南京牛首山佛顶宫《如莲·佛颂》,构建独特的观演空间,观众亲眼目睹直径40米的一朵莲花从水雾中升起,莲花开放围合成一个直径40米的环形剧场,随之进入莲花空间献花礼佛,同时在庄严优美的《心经》歌声中欣赏莲花叶瓣内壁上多媒体像素灯以敦煌礼佛图为素材创作的多媒体展示,整个项目很好地发挥了创意舞台机械和多媒体艺术的应用。

 

6、目前正在为攀枝花城新区进行整体创意规划:规划中将设计一个由七个分别可以独立使用又能组合成为一个大剧院的魔幻表演艺术中心,同时配套五座艺术设计酒店组成新区文化中心。文化支点则是在深入研究当地历史文化(山海经)和城市战略“康养+”的概念基础上创立“当代身体艺术节”以此全面推动攀枝花的文化旅游。

 

 


深入研究挖掘当地的文化资源,构建独特的观演关系是文旅创作者最具挑战和最有价值的工作。具体如下:


1、在深刻理解当地历史文化的基础上凝练出高度浓缩而又具有深刻内涵和创新表现的表演艺术。

2、在充分分析当地环境资源的基础上构建对环境友好又独一无二的观演空间设计。

 

《文旅演艺案例——创意超越想象》

严文龙(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舞美设计,国家舞台美术家,大型实景演出导演,文化部优秀专家,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文艺工作委员会专家)


 

 


我是一个非常具体的实践者,没有像李季老师那么宏大的理论。以自身经验旅游演出各种各样的情况,说说我的体会。

 

一、震撼的视觉。视觉方面首当其冲要追求震撼,这是舞台美术在旅游演出市场中一直都很有魅力的原因,因为它解决的是视觉问题。

 

二、旅游演出一定有情节、有故事。尤其在中国,不要认为只是唱唱歌跳跳舞,观众就会觉得好。这是我十来年做的几个演出中比较深的体会。后来我们渐渐做到全剧无尿点,让观众真的进到剧场,在一个多小时里面,不愿离场,原因很简单:有情节、有悬念。

 

三、饱满的情感。旅游观众也是人,最需要的是情感的感动。观众一开始去的时候,觉得是去玩,带着瓜子和花生,但是当演出真正开始,他进入情境后会被演出震撼,忘了自己是在娱乐,甚至真的被打动、流泪。中国人在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之后,在各种晚会、娱乐后,现在不太习惯感动,在公众环境被感动都要掩饰起来。不要把旅游演出理解成载歌载舞,也不要理解为只有视觉效果就好。

 

四、要有深刻的思想启迪。我几乎在每个演出里面,尽量做到思想和情感合二为一,在某一个点上通过累积,最终达到爆发,这个演出会非常地生动、感人。

 

 


例举《嫦娥》,《法门往事》,拉萨《文成公主》,湖北襄阳《草庐诸葛亮》,三亚《田野狂欢》,湖南《桃花源记》等一系列项目案例,详细分享了行业的成功及失败的宝贵经验。

 

旅游演出在全国蜂拥而上,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实景演出乱象丛生,有好有坏,总的来说肯定是好的。与别的产业类比,电影投资多不多,也有成有败,中国电影真正赚钱就几部,绝大部分还是赔钱的,为什么电影产业发展这么多年,还有人不断往里面投。这个产业没有死去,旅游演出就是一个演出,不要把旅游演出跟剧场里面的专业化演出看成两件事情,我看成一件事,只不过它是放在风景区里面,旅游观众与传统意义上的剧场观众没有什么区别。

 

《创意是演艺艺术的最佳表达》

周群生(国家一级编导,中国最具创意实力派导演,深圳水木清画文化旅游创意设计公司创始人、董事长)

 


严格意义上讲,我是从事旅游文化第一人,我从1992年参加上海环球乐园的筹建工作,包括筹建环球乐园的演艺和各个小景区的演艺、剧场的演艺等等。在匈牙利开创了一台大型的演艺,就是《世界大游行》,我跟舞台机械最早的接触,是做了一个地球舞台,每天上演一台精彩的大型的狂欢式晚会,每晚游客量达到两万多,曾轰动一时。

 

从2012年,我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就是“千回”系列。2013年制作了《千回大宋》,2015年又在新疆大剧院做了《千回西域》。

 

我一直走在旅游演艺当中,和传统演艺确实不一样。有的编剧会失败,因为编剧的想象空间和做旅游演艺完全是两个概念,六度空间的结合怎么去应用,编剧方面光考虑故事情节和人物,没有考虑整个的结构。

 

 


与大家分享一下设计新疆大剧院的创作理念。一定要把握整体地域定位,以金色的冰山雪莲为主,代表新疆各个地方的特点。以新疆《千回西域》和河南开封小宋城《千回大宋》为案例,详细分享了创作过程与呈现效果的各种经验和细节。


 

《文化科技融合驱动的旅游产业创新》

朱桑(利亚德集团董事、副总裁,文化事业部总经理)

 

 

昨天在第二场高峰论坛的演讲中涉及到文化旅游的发展和文化科技融合,核心点就是文化消费新业态。以平塘的天文小镇为例,平塘有一个天眼,当时投入12亿,建好后在试营业期间就达到400万人,收入达到40亿。

 

今天与大家分享文化科技融合驱动的旅游产业创新。人民生活水平日益增长,对文化旅游的需要也日益剧增。李季教授的一篇文章在去年年底的朋友圈刷屏,讲到文化产业+旅游产业达到15万亿。大家所关注的特色小镇建设,都是属于文化产业的范畴。

 

文化产业的瓶颈,在于文化产业项目融资困难,资金大,现金流小,靠政府持续补贴;发展文化产业缺乏懂产业运营规律的专业人才;上项目以领导的倡议和推动为准绳;对市场目标客户缺乏研究;还在按照文化事业的存量资源寻找出路的思维模式做产业;规划不能有效的指导产业的实践。

 

在客户需求方面,以文化消费业态的落后现状,有资源没有项目,有项目融不到资,最主要的是没有清晰的营运模式。谈项目不是做工程,往往谈文旅项目,应该谈的是运营模式,还有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只要理清了盈利模式,达到可持续发展,才是优质的项目。

 

 


利亚德的战略是文化科技+金融。具体以文化旅游、城市景观量化、智慧城市、平安城市作为落脚点,携手各级政府攻坚幸福城市,我们通过文旅展演促进城市经济的发展,通过照明板块,如怀柔、厦门、杭州等等的实践,的确大幅度提升了城市的内涵,还有智慧显示打造大数据、可视化平台,创新文化强体验的方式实现国际化布局。服务涵盖的领域非常大,包括教育、体育、文化旅游、娱乐的大空间打造文旅商业综合体、城市管理的可视化平台。

 

金融是一个撬动的杠杆工具,传统的文化旅游建设就是从概念设计,一个创意到规划设计到实施,到技术制作落地,到运营,只是交完钥匙就拉倒了,至于项目运营得怎么样就不关实施者的事情。利亚德的理念是闭环的,从前期到工程设计到交互运营,例如对茅台的控股运营。

 

首先在旅发大会把茅台镇点亮,在赤水河做了声、光、水舞秀,200多米的建筑3D裸眼秀。之后对着茅台集团的西山公园建立了《天酿》的剧场,我们提出了文化科技融合沉浸式的展演创新体验。


 

《文旅产业创新研讨——规划及变现》

衣玮(旅游管理专业硕士,工学学士,北京绿维文旅集团副院长、文化产业分院院长)

 


特色小镇也好,旅游产业也好,探讨的就是双产业、三引擎、三架构。

 

现在中国人到了休闲的时代,旅游产业成为了泛游产业。科技、文化、互联网,形成这样底层的架构。产业链包括驱动的架构和城镇化的架构。双产业的架构有几个方向。

 

一、核心产业

二、区域的发展热点

三、高人气IP

 

特色小镇、旅游产业、文化旅游项目,产业化是非常难的,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是否有自己的特色。隆里的“魂”是什么,怎么从贵州找到自己的特色走出来。旅游的作用是很大的,包括口碑、品牌的影响,本地居民自发维护自己的品牌、历史、文化、IP。

 

 


旅游的产业特性:

一、预卖产品。还没有到这个地方就听说这个地方,愿意先花钱到这个地方。

二、核心吸引力。直接面向市场终端释放推广,让市场感知。

三、消费搬运。常常说旅游就是从你住厌烦的地方到别人住厌烦的地方,搬运人到这个地方的同时,一路上还会花钱消费。

 

中国的养老旅游方式也进入大的体系和结构。在中国特别明显的还有一个,基本上寒假和暑假就可以看到带着孩子出去玩的业态。还有就是我们的乡村旅游。现在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毕业季,高中、大学毕业,一帮同学一起去玩,这样的业态也会非常多。

 

以绿维的多个落地项目,详细解读——文化找魂、文化梳理、文化提炼、文化重构转化为旅游产品。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方式和方法继续探讨,在感受和体验里面去讲玩法。


 

《旅游演艺的“诱惑”与不得不说的“困惑”》

熊丽群(山地(北京)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什么样的旅游演艺是好的演出?我希望坐下来看演出的时候可以触摸我的感受,或者这个演出和我们有一个共鸣,有一个惊喜,或者能有一点点感动,能有一点点思考。也许一台戏不可能每个元素都有,但总可能某个地方和你发生一点碰撞。不管演出的投资怎么样,不管演员有多少,不管演出的规模有多么宏大,这是我对旅游演艺的理解。

 

我的老师徐小年是非常知名的宏观经济教授,我问他怎么看目前的文化旅游产业大发展,他回答说文化怎么会有产业,娱乐才有产业,文化是没有产业化的。后来我结合老师的回答,和这几年一直在旅游行业中的体会,我自己有一个定义。利用文化的元素,结合一些技术的手段,然后在合适的空间,给每一个人带来一种愉悦的体验。

 

诱惑


旅游演艺是文化最佳的一个结合点,因为文化的影响力很大,地域发展有需求,解决社会效益明显。以自身的经历,分享了如何衡量一个城市核心景区到底有多少真正的干货游客。需要计算如何实现盈亏平衡点,涉及到顶层项目的投资上重资产和轻资产的商业模式的搭建。面对很多诱惑的时候经常要说“不”。作为这个行业的一分子,有时应该停下来,而不是盲目上那么多的项目。实景演出的生命周期到底怎么样,景区未来是不是有真正有价值的业态。因为大型的实景演出投资规模比较大,人数比较多,看似往上扬的时候,实际我们看的时候存在危机。

 

希望在诱惑面前我们保持一种理性、一种冷静,面对每一个产品真正需要什么样的东西,给大家呈现前瞻性的产品,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困惑


重点讲讲我的困惑。这几年接触的都是规模挺大的演出项目,以此为例,很多人只看到成功的,没有看到倒掉的,没有看到苦苦挣扎的。存在几个问题:


一、资本投入很大。

二、经济效益极端分化。

三、经营风险高。

四、同质化,缺少创新。这些年比较多的人海战术,一种声、光、电的演出,我觉得可能要变化了,再炫的东西,年轻人都看过,他不会觉得惊喜。人海战术不仅成本很高,这样的产品怎么迭代。需要减少人,增加科技含量。

五、赢利模式单一。更多的考虑票房经济,比较少考虑衍生品。

六、行业人才匮乏。更多的是运营人才。我自己是前端投资和后端运营,关于景区的运营,懂得精准营销的团队的人才非常少,所以我们自己也在内部孵化、裂变,希望能够提升。市场需求非常多,有IP的团队有IP,但是没有运营,它是思维、路径完全不同的两个团队。

七、资本、资源难以对接,资源价值估值点不一样。

 

这么多的困惑我一度在想,旅游演艺的前景到底有多远,实景演出的前景有多远。现代人的生活方式需要娱乐方式,里面有创意、文化、技术手段的各种结合,可以讲广义上的演艺业态一定是存在的。旅游演艺的核心要素,我认为是精准的商业模式、有效的运营机制、艺术团队、财务营销等,需要多方协同。由于投资方、运营方等存在这种多方协同,又因为建设方有不同的思维,协调的难度较大,协调得越早,沟通得越早,对于项目的后期运营越有帮助。

 

《舞台机械在旅游演艺项目中的创新及应用》

韩金涛(北京北特圣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演艺事业部部长,旅游演艺项目制作人,创意总监)

 

 

我是在幕后做技术的,很少有机会在一个国际论坛的场合跟大家交流、学习。听到很多老师的见解,讲述如何去做旅游演艺,如何创意,还有如何运营。那么我们介绍的是项目如何做、如何落地。

 

旅游演艺的两大特点,一个是以创意为先导。以创意为先导一定是先有创意,先有导演,再有我们。第二个具有创新性。如果是标准剧院,则它是在标准的基础上略有创新,旅游演艺不行,不创新就等于死,就给技术实现带来很大的难度。

 

舞台机械的角色就是一个桥梁,它是服务于以上所有的专业,是创意和工程的纽带。舞台机械本身现在也参与了演出,在旅游演艺中扮演着大舞美的核心角色。首先成为演出创新的重要手段。第二它是演出顺利进行的关键保证,节目精彩不精彩看导演团队,但是顺利不顺利主要是看舞台机械。舞台机械出了问题是大问题。第三个已经形成了系列化的产品和技术。

 

通过国内的一些项目。分享一下七项中国的舞台机械技术现在在旅游使用中达到什么层次,技术上到达了什么层次。

 

舞台机械,我今天就是针对第三个问题,就是它到底有哪些系列化的产品和技术:

 

一、升降装置

二、世博会的阵列球

三、轨道飞行器

四、活动座椅

五、活动屋顶

六、动感雕塑

七、水

 


有两个建议:


一、演出的创意无限,但是舞台机械设备的能力有限,如何去找一个平衡点。希望在最早期的时候,大家一块去创意。如果导演想节约成本,在创意最初期的时候,找一个舞美、一个机械,基本把大的框架定下来,把土建相关的东西定下来,把大的投资情况定下来,这个过程通过沟通,找到平衡点。虽然现在的技术很多很先进了,但是远远跟不上创意。

 

二、呼吁合理的工期。不管钱多钱少,一定要有合理的工期,只有合理的工期才能给大家一份安全。

 

《诗和远方的钥匙》

关午军(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景观设计研究所所长、博士、高级工程师,中国公园协会规划委员会秘书长,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客座讲师)

 


 

社会的主要矛盾转化了,人们对城乡建设的要求,由迅猛、快速、大规模,向绿色、集约、小尺度、温暖等需求转化。

 

西方和东方的田园主义比较不一样,中国可能注重陶渊明式乡村的追随,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对自由的畅想,应对自然的顺应和重塑,“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今年二月份推出了“田园综合体”的概念,其实就是把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包括综合性的开发统筹在一起,这是一个大体量的概念。中国的“城”和“乡”相对是对立的状态,也有可能随着经济的发展,主要矛盾转化了,进一步的城镇化,用某种方法弥合城乡之间的差别,注重用城市因素解决乡村问题。

 

 


诗和远方一直在提,落在我讲的核心的问题,这把钥匙是什么?产业的梳理和整合是一个问题。我是一个建筑师,这把钥匙其实是个精准、精细的规划和设计,甚至是一个很小、很细微的设计,而不是贪大,或者很快速、很有破坏性的所谓的建设,把这件事情做精致很重要。这把通向诗和远方的钥匙就是一个高级的设计,包括我一路到隆里的路上看到大量的各种的建设,有的很难去评价,因为从设计、手法、水平上不是特别的好。

 

究竟是相见恨晚,还是乡建恨早?

 

既然方向对了,不要怕走得慢。我是怕走得太快。因为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可持续,而不是大规模的去用一些还没有特别想清楚的方法、思路去进行所谓的建设,如果对最后一块心灵的栖息地进行建设性的破坏,造成不可逆的方式也是挺灾难的东西。

 

所以,我基于这样的思考,提出了通向诗和远方的钥匙,其实还是以设计为主的根性思维上的一种比较高级的方法。新的时代、新的环境下要懂得如何去珍惜,如何去可持续的研究乡村的问题和土地的问题。

 

 


 

 


 


整理:赵妍
 

摄影:韩仁杰 

责编:赵妍


 


 

生态品牌推荐

第二届中国(河北)·瑞士金融开放创新论坛暨天山·世界之门文旅城金融品牌签约大会在石家庄盛大举办

瑞士多家金融机构重磅签约 天山世界之门再现重大利好 河北金融盛事 聚焦全球瞩目■大会现场图片,场内座...

匠心独具铸品牌

题记:工匠精神是一种对事业追求的自觉,源动力正是来自内心深处对事业的热爱,也是一份责任和担当,士不可...

易水集团2017年终总结大会圆满成功

韶光开令序,淑气动芳年。2018年1月1日,在全国人民共庆元旦佳节、共祝祖国强盛、民族振兴、人民幸福...

筑牢创新驱动理念,引领光电网新兴产业发展

创新驱动是国家战略,是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光电网技术与多行业的深度融合,正在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

@生态河北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工业和信息化部认证许可号:冀ICP备17030709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中华北大街338号  电话:18332350786 13191865038 邮箱:Grbzyc@126.com
运营单位:河北成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